估值1500亿港币的喜茶,到底有多少泡沫?

分类栏目:石占小吃培训 > 石占学院 > 前沿资讯 >

东文财经

据媒体连线Insight报道,喜茶或选择明年赴港上市,目标估值为1500亿港币(折合人民币约1200亿人民币)。


虽然喜茶再一次否认了这个消息,称目前无任何上市计划,但是在经历D轮5次融资之后,“无任何上市计划”的说辞并不能让人信服。


近年来,喜茶虽然自己再三表示没有上市计划,但丝毫不影响一级市场对喜茶的追捧。
 

 估值1500亿港币的喜茶,到底有多少泡沫?

 

从2016年到2021年的五年时间里,喜茶共获得了4轮5次的融资,其估值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实现了从160亿元到600亿元、超3倍的跃升。


经过最后一次轮融资,喜茶的估值达到了600亿元,刷新了中国新茶饮的融资估值记录。对比其他竞争对手,蜜雪冰城估值为200亿元、茶颜悦色估值为130亿元,奈雪的茶市值为167亿元。


那么,假如喜茶是以600亿估值上市,那么届时1个喜茶≈4个奈雪的茶,如果是以传闻中的1500亿上市,那么这一差距将拉到恐怖的10倍,两家新式茶饮巨头将发生量级式的差距。


但在喜茶一路跑马圈地的同时,也有相当多人也对喜茶的高估值、快扩张表示了质疑。喜茶完成今年D轮融资后,估值虽然已达到600亿元,但若要完成1500亿港币上市目标估值,现如今它只完成了一半任务。


从单店估值来看,喜茶的价格也十分高昂。截至8月5日,奈雪的茶覆盖了30个省份、76个城市,共有587家门店,估值165亿元,平均每家门店估值281万元。喜茶目前则覆盖了27个省份、67个城市,共有839家门店。


以600亿估值来算,喜茶平均每家门店的估值达到715万元,已经是奈雪的茶每家门店的2.54倍了。


如今,奈雪开盘即破发的惨剧仍然历历在目。目前奈雪已从19.8港元每股的发行价跌至9.78港元每股,直接腰斩。


据媒体无冕财经采访业内人士,如果喜茶以1500亿港元的估值上市,结果怕是会比奈雪的茶更为惨烈,“怕是会来个脚踝斩”。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了,喜茶凭啥能拿到1500亿估值?泡沫成分究竟有多少呢?


一、喜茶为啥这么贵?


我们首先来分析,支撑喜茶高估值的是什么?


30元一杯的喜茶,走的是高端的路线,各个方面都要求优中选优。门店重点布局在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商圈或写字楼附近,店面一般比较大,设有卡座,每个门店平均需要8位店员;主打产品为芝士奶盖茶,使用原料多为鲜果、鲜奶、优质茶叶等;并坚持采取自营模式、不开放加盟。


喜茶的出现,是对添加植脂末、奶茶粉冲泡的传统行业的一次大颠覆,以至于对外展示时,喜茶们总喜欢以“新茶饮”而自居。


这样的创新也正是迎合了当下消费升级的大趋势,2018年开始喜茶门店就进入了快速扩张期。2018—2020年门店数量分别为163家、390家、683家,到了2021年,喜茶门店已超800家,成为国内门店数量最多的高端茶饮品牌。


喜茶创始人聂云宸曾透露,喜茶门店平均出杯量近2000杯/天,单店单月营业额平均在100万以上。依此计算,喜茶的单店年收入平均在1200万元以上。如今,拥有800多家门店的喜茶,一年的销售额约在96亿上下。


除了亮眼的数字之外,喜茶的模式故事则更加好听。


喜茶的第一张牌就是产品创新,在对外的宣传中,喜茶的故事是:早年卖数码配件的经历让聂云宸很喜欢“改东西”,所以聂云宸和他的团队一开始就把大部分精力倾注在产品的研发上,每年都会推出很多新品,并根据市场反馈筛选出受欢迎的产品。


第二,为了保证产品品质,喜茶选择了深耕供应链,这使喜茶在一众“轻资产”的新茶饮品牌之中显得尤其具有“逼格感”。


喜茶透露,在2020年共采购葡萄超5,800吨、芒果超4,700吨、椰子超3,200吨、桃子近3,000吨、草莓近2,000吨。除了常规水果采购,2021年喜茶还采购了特色水果、小众原材料,并由此推出了爆汁大橘、黄皮仙露、玉炸油柑等饮品。而在茶叶方面,喜茶不仅从贵州、云南、广西、台湾等产茶地大规模采购茶叶,同时还在贵州梵净山自建了茶园。


此外,喜茶的品牌公关团队也是十分给力。一般都是店还未开,传播先行。在社交与媒体传播下,迅速引发集群效应。甚至在北京,还掀起过排队时长超过4小时的热潮。让大家惊呼,一线城市年轻人的时间,怎么就这么不值钱”?


背靠资本的加持,“财大气粗”的喜茶也开始在资本市场动作频频。


7月20日,有消息爆出喜茶意欲收购目前位于新式茶饮赛道第四名的乐乐茶,这个消息被视为新式茶饮进入并购时代的标志。不过后来,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在朋友圈发布了“彻底、完全、坚决放弃”的宣言。


但仅仅在一天之后,喜茶就宣布作为战略投资方领投了上海咖啡品牌Seesaw的A+轮融资。与乐乐茶相比,Seesaw与喜茶的互补性、差异性更强,后者能为喜茶在咖啡赛道的扩张提供助力。据投中网报道,喜茶投资Seesaw的决策效率很高——一个电话就拍板了。


在奶茶之外,喜茶也在不断探索更为多元化的可能,如今正加快向快消品赛道的布局。2020年7月喜茶进军气泡水业务,在当年“双11”期间实现了超4万箱、50万瓶的销量。在气泡水一炮而红之后,喜茶今年还推出了包括15元一支的雪糕,8元一瓶的果汁茶。喜茶此前也公开表示:未来要将自身品牌势能延伸至快消领域,超越地点、场景限制,为喜茶瓶装饮料产品打开更广阔的全渠道空间。


此外,喜茶此前也已开始进攻咖啡领域。2019年3月,喜茶在北上广深的4家门店推出了咖啡品类的产品,首批试水的仅4家:深圳万象城黑金店、广州惠福东热麦店、上海湖滨道热麦店、北京君太百货DP店,如今已拓广至其他门店。这就是喜茶为何投资Seesaw那么爽快的原因。


二、喜茶能否成为“中国星巴克”?


但在商业市场上,故事“好听”和企业“赚钱”是两码事,喜茶的美丽故事背后,却是隐忧频现。


一年的销售额约在100亿上下的喜茶,却拥有估值高达600亿元、单店估值超7000万元的预期。显然,资本对于喜茶的期待,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杯“奶茶”而已,他们所期待的,是能够打造一个“中国版的星巴克”。


那么喜茶是否具备这样的条件呢?


星巴克之所以能够成为欧美国家人们的一众生活方式,甚至加速向海外渗透扩张,首先是得益于西方深厚的咖啡文化。霍华德·舒尔茨也曾经坦言,只要咖啡的口味不太差,消费者都能够接受。人们愿意为一杯咖啡的体验而付钱,因为星巴克让喝咖啡成为了生活方式。


但显然,喜茶并不具备这样的基础,国人对“新茶饮”的消费习惯,还是近几年才在年轻人中建立起来的。即使从大类上进行划归,即归类于“茶”或者“奶”,如果是前者,世界各地都有茶叶,基本上始终没能超过咖啡。归类于后者,恐怕纯牛奶才是这一品类的第一选择。


若是将视野放大到世界,那么基础条件决定的劣势就会更加明显。虽然越来越多的海外消费者正在接受“中国茶”,但海外奶茶店的主要消费人群依旧为亚洲人。


据某博主晒出的喜茶新加坡店视频可以发现,其客流程度与国内大相径庭,不但见不到排队,店内也很空旷。


此外,星巴克的很多优势还来自于经年累月的沉淀,包括随处可见的门店网络、分布在全球的顶尖品牌合作商、供应链上形成的规模经济……相比起来,喜茶显然就属于“初生牛犊”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星巴克赚钱的核心秘诀在于其能够实现高度标准化,所有产品的制作流程已被简化到4个步骤之内,大量依赖设备而非手工,所以一杯咖啡由一个员工从头到尾负责到底,200到300平米的大店仅需几名员工。


但反观喜茶这类新茶饮品牌,制作端是高度依赖人工的,并不能像咖啡店开店即售。茶要定量去煮,水果需手工现剥,就像开一家饭馆一样。从切水果开始到出杯,一杯茶有时需要8分钟以上的时间。所以一家门店基本得配备几十个员工,就连喜茶的一个外卖店,都得布上10个能吃苦的青年。


此外,为了打造出区别于其他品牌的“极致”,在制作一杯奶茶时,喜茶将各个环节都分拆开来,一杯饮料至少要经手6个人,打芝士就不能剥水果,剥水果就别去泡茶;而且为了保证这些员工的“动作不变形”,茶饮店一般会在新店开设前提前三个月进行员工培训,这些动作必然会进一步提高人力成本。


有业界人士对喜茶的开店成本进行过估算,在综合考虑了门店租金、开店位置、装修设计、设备折旧、人力成本等各方面因素之后,一线城市的喜茶门店,每月固定成本需要近50万元,新一线和二线城市的门店则需40万元左右。


原料、人力、房租.......高额的成本,让这些新茶饮成为了“看起来热闹”的行业,即使人满为患、即使一杯奶茶30多元,但其实也并不赚钱。


据石占小吃培训了解,一杯奶茶店每天卖出800杯,才可开始实现盈利。摊入房租水电、员工薪资等成本,一家奶茶店每年营收1000万元,最终到手100万元左右,净利率约10%。这意味着一杯卖30多块的奶茶,能赚3块钱左右。


对比咖啡,得益于其高度标准化、简约化的模式,星巴克的毛利可达75%到80%,喜茶们无疑赚的是辛苦钱。


不过对于消费者而言,大多数人会忽视企业的成本,只看得到企业的价格。相比蜜雪冰城人均6元、coco奶茶10元的单价,喜茶动辄30元一杯的售价也越来越引发了消费者的质疑——喜茶,真的值这个价格吗?


支撑喜茶价格的,无非是产品品质、产品创新这些好听的品牌故事。但茶饮行业本质上是一个同质化极其严重的行业,原料、口感、工艺上,都不能建立起坚固的护城河,很容易被复制模仿。


此前,喜茶和奈雪就爆发过一轮公开撕X大战,两位创始人就“抄袭”问题直接在朋友圈杠上了。


一边是商业模式尚未完全跑通、“硬实力”尚未建立完成;一边却是跑马奔腾的扩张速度。喜茶扩张过快的问题也正在逐渐暴露,其中一个重要体现就是食品安全。


从2018年至2019年,喜茶多地有门店被暴露出存在门店不卫生和饮品出现异物等问题,消费者们在饮料里居然喝出了“透明指套”、苍蝇等异物,因为此类问题有喜茶门店被直接查封。


总而言之,在一年新增企业2万多家的奶茶行业中,高度竞争又高度同质,很难说喜茶会一直保持赢家地位。


那么这样的喜茶,是否能在600亿元、甚至是1500亿元的估值豪赌中站稳脚跟?最终喜茶又是否会只能喝到资本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