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益连年增加却不赚钱,奈雪上市谋求续血式发展?

分类栏目:石占小吃培训 > 石占学院 > 前沿资讯 >

餐饮界

奈雪的茶无论上市成功与否,都为新茶饮行业添了一把猛火,对行业是一种激励。奈雪的茶能否成为新茶饮第一股,值得期待!
 
2月11晚,正值除夕夜,一条重磅消息炸翻了茶饮圈乃至整个餐饮业——奈雪的茶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正式开始冲击新式茶饮第一股。
但是,随着奈雪的茶招股书的披露,人们猛然发现,IPO的背后,留给茶饮人的思考与焦虑还有太多。
 
一、连续三年亏损,IPO续血现金储备?
 
招股书显示:奈雪的茶连续三年亏损!
 
奈雪的茶在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三季度的收入分别为10.87亿元、25.02亿元、21.15亿元,分别净亏损6973万元、3968万元、2751万元,合计亏损1.37亿元。
 
连年亏损,这与大众的认知严重不符,毕竟,在此之前奈雪的茶作为新式茶饮的头部品牌,在人们心中一直是风光无限。
 
奈雪的茶是一个极受资本宠爱的品牌。
 
2017年,1月,奈雪的茶完成A轮投资,金额为天图投资的7000万元;8月,又再获天图投资的2200万元的A+轮融资。
 
2018年,奈雪的茶于11月与天图投资签订B1轮融资,总额达到3亿元。
 
2020年,4月,奈雪的茶获得SCGC的2亿元投资;6月,奈雪的茶与HLC签订金额为500万美元的B2轮融资。
 
2021年,赶在IPO前夕,奈雪的茶又获得由PAG太盟投资集团领投的1亿美元C轮融资。
 
完成C轮融资后,奈雪的茶的估值达到约130亿元。
 
一方面,资本青睐加上不错的营收增长,是奈雪的茶IPO的底气;另一方面,招股书的披露也让奈雪的真实财政情况无所遁形。奈雪的茶方也在招股书中坦言,董事认为,其将有足够的营运资金来满足目前需求和自本文件日期起未来至少12个月的需求。其运营资金需求巨大,过去曾面临营运资金赤字。需要大量资金来为其运营提供资金并应对商机。倘未来继续面临营运资金赤字,其业务、流动性、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二、门槛不低,利润不高,新茶饮行业认知被推翻?
 
在很多人看来,奈雪的茶亏损比奈雪的茶IPO带来的冲击还要大。
 
在共性认知中,新茶饮行业是一个低门槛、高利润、易标准化、易实现规模化运营的餐饮品类。但奈雪的茶却用实际行动力证新茶饮的门槛并不低,利润远不及想象中的大。
 
是人们对新茶饮的认知存在错误吗?不是,是奈雪的茶的定位与发展基调决定了它的高成本。
 
1、大店旺铺
 
按照招股书中的介绍,奈雪的茶门店主要分为三种类型。一是标准店型,这是奈雪的茶的主要店型,这类店型180平起步,一般坐落于一、二线城市的高档购物中心或成熟商圈。这类店型包括奈雪梦工厂、奈雪的礼物、BlaBlaBar。二是新推出的PRO店,面积150平起,多选址在高级写字楼与居民区中心;第三种是奈雪的子品牌——台盖,主要面对的是价格敏感人群,目前对奈雪的茶营收贡献较少。
 
截至目前,奈雪的门店大多为180-300平的大店,这在讲究坪效的新茶饮领域显得有些特立独行。按照奈雪招股书的总结,喜茶目前的门店多在150平至200平区间,一点点与蜜雪冰城多为150平以下的小店,讲究第三空间体验的星巴克则多为150平至350平的大店。
 
大店运营,旺铺选址,决定了奈雪租金方面的高成本,但这并不是奈雪的茶的主要支出,员工成本还要远高于租金成本。
 
与星巴克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奈雪的茶一直走的是“重体验”的路线,它需要大空间、精装修、优服务来突出体验的优势。在数字点单流行的今天,奈雪的茶依然没有取消人工点单的服务;一店一设计,“一店一景”,时尚精致设计取悦顾客的视觉体验;即便是轻体量的PRO店,也是茶饮行业中为数不多的“大店”……“重体验”模式为奈雪的茶带来了高成本支出,也是奈雪的茶不可取代的优势。
 
2、高速扩张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2018年、2019年与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门店数量分别为44家、155家、327家与422家。
 
奈雪的茶一直保持着较快的扩张速度,而奈雪的茶店面均为直营,这需要稳定且高额的现金流支撑。奈雪的茶在招股书中也表示,未来三年将进一步扩张茶饮店网络并提高市场渗透率。计划于2021年及2022年主要于一线城市及新一线城市分别开设约300间及350间新店。同时,募集资金还将用于提升供应链及渠道建设能力,也是为了支持规模扩张。
 
3、“飞速”出新
 
有媒体曾复盘了2020年奈雪的茶的出新速度,发现,奈雪的茶在2020年共上新了30多次,共计推出了100多款新品,新品集结了经典产品升级、特殊节日定制、产品特色重点突出等多个创新方向。
 
这样的出新速度,让消费者对奈雪的茶一直保持着较高的新鲜感,同时也意味着奈雪的茶较高的产品研发成本。
 
4、提升高度
 
近两年,奈雪的茶还做了一些“意料之外”,但有着重要行业意义的事情。比如,总结行业数据,前瞻行业发展,先后与36氪研究院发布《2019新茶饮消费白皮书》,与CBNData联合发布《2020新茶饮消费白皮书》。再比如,推动行业规则制定,2020年,奈雪的茶与喜茶等头部品牌一起组建了CCFA新茶饮委员会,筹划建立新式茶饮行业标准;今年2月,奈雪的茶再度牵头,联动11个分会场,举办了《茶(类)饮料系列团体标准》(拟定)启动会,继续推动新式茶饮行业细分标准的建立与完善。
 
三、赛道拥挤,各凭本事
 
奈雪的茶招股书提到,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新式茶饮行业增长迅速,高端新式茶饮店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8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52亿元。且预计在未来近期内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市场规模预计将在2025年达到62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32.7%。
 
在拥挤的新茶饮赛道上,有着重资本支撑的奈雪的茶也是艰难前行。近几年,新茶饮行业发展之迅速有目共睹,呈现出一面高歌猛进,一面炮灰满天的竞争态势。
 
1、品牌特色各有千秋
 
一直有人拿喜茶与奈雪的茶做比较。相对于喜茶,奈雪的茶在门店规模、营收能力等方面均略逊一筹,也因此在行业内一直屈居“老二”。事实上,仅从品牌打造,模式打磨方面来说,奈雪的茶与喜茶各有千秋,不分上下。
 
如果说奈雪的茶一直拼的是精致的现代生活态度,喜茶则倡导的是高效的现代生活态度。在奈雪的茶通过大店场景、店面服务等方面在体验层面下足功夫时,喜茶则热衷于通过数字化迭代运营模式,通过小程序打造、自提店等不断优化店面效率,在提升坪效方面表现出色。
 
两大头部品牌不同的定位,造就了它们不同的品牌特色,但毋庸置疑的是二者均对茶饮行业起到了引领作用。
 
2、品牌扩张各踞山头
 
奈雪的茶在招股书中明确未来的扩张方向依然以一线城市与新一线城市为主,维持其“高端茶饮”的品牌调性。在喜茶与奈雪的茶盘踞在一线、新一线城市强势绘制商业版图时,蜜雪冰城、书亦烧仙草在下沉市场也打造了一个庞大的连锁商业帝国,其中,蜜雪冰城的店面总规模已经突破1万家。
 
以奈雪的茶、喜茶;蜜雪冰城、书亦烧仙草为代表品牌,新式茶饮实现了市场的全覆盖,新式茶饮呈现出多元的发展态势,正在也以开放、包容的态度吸引着各类品牌与资本。
 
奈雪的茶的亏损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新茶饮行业,却不能因此否认新茶饮行业的前瞻性。同样,奈雪目前还处在高速扩张期,成本的拉高在所难免,亦不能因为之前的亏损而否定奈雪的造血能力。相反,资本们看中或许正是奈雪的茶品牌力与产品力背后的造血能力,这让资本甘愿为奈雪的茶“续血”。资本们预见的是一个可以走得更远、站得更高的奈雪的茶。
 
之于行业而言,奈雪的茶无论上市成功与否,都为新茶饮行业添了一把猛火,对行业是一种激励。奈雪的茶能否成为新茶饮第一股,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