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评来了!钟薛高98元一袋的速冻水饺,到底怎么样?

分类栏目:石占小吃培训 > 石占学院 > 前沿资讯 >

Vista氢商业

那个把一根雪糕卖出66元的钟薛高,最近开始打造“水饺界的爱马仕”。
 
速冻饺子能有多金贵?理象国让我明白原来做饺子也要有远大理想。
 
最凡的口味叫“鸡丝松茸”,一袋16个98元,一颗饺子均价6块钱。鸡是吃糙米长大的走地鸡,松茸是和雪莲做邻居的香格里拉蘑菇。
 
抱着能吃到像丁真笑容里甜野味的期待,我下单了他们家价值251元4种口味组合装,支付时感觉这个数字在向我暗示着什么,隐约有点不爽。
 
但毕竟这是我长这么大如此骄奢淫逸,上班划水的时候都在心心念念尊贵的人间美味。  
 
奢侈品级别食材怎么也得用“葬礼级”的京尊达配送吧。
 
西装小哥戴着白手套双手托举,“尊敬的公主殿下,这是您黑猪肉白菜馅的速冻饺子!”  
 
一、没吃到虾仁,气得我想报警   
 
来的是顺丰小哥,哐当把箱子撂在地上然后扬长而去。 
 
四袋饺子竟然包装出了批发50件的气势,捧着箱子进屋差点卡在门口。
 
扒掉大纸箱,映入眼帘的是造型别致的泡沫箱。 估计灵感来源于马塞尔·杜尚小便池装置艺术,不能说毫不相干,应该说一模一样。
 

测评来了!钟薛高98元一袋的速冻水饺,到底怎么样?
 
掀开“马桶盖”能看到精心准备的用餐工具,四瓣袖珍糖蒜我见犹怜。
 
第三层是隔温袋,按照温馨提示我只能翻箱倒柜找出皮手套,小心翼翼地把干瘪的干冰拿出来。
 
封皮莫兰迪配色低调奢华,文案是产品经理的诚挚心声。 每样配料都得追溯到原产地,显而易见贵就贵在“吸天南海北之精华,集五湖四海之灵气”。
 
不知道应季大白菜和窄叶韭菜那么普通,但却散发出我很高贵的自信;也不知道黑猪肉和白对虾仁为什么明明就加了个量词形容词,却感觉品种无比珍稀。
 
为了配得上它小巧的褶子,我为它挑选碗柜里最贵的盘子。并定好闹钟严格按照说明书上的烹饪指南操作,不敢有一丝懈怠。
 
虽然煎比煮口感更好,油辣子更有食欲,但高贵的饺子是不怕关掉蘸料滤镜的。
 
我努力咂摸一口6块钱的与众不同,除了面皮更劲道厚实,最后只吃了满嘴蘑菇味,当吃到24块钱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廉价的味蕾无法兼容松茸的名贵。  
 
干贝韭菜的重口味道深得我心,除了对62块钱只能吃半饱的“饥饿营销”不太满意。但网上有人嫌它“吃完不能张嘴说话”,打个嗝整个世界都是臭鱼烂虾味。
 
我一直对速冻水饺里的猪肉馅没有好感,均价45的黑猪白菜和黑猪三鲜应该不会拿工业猪油糊弄吧。
 
黑猪白菜第一口的确惊艳,顺着热气连吃几个还比较清甜,但吃到第四个没了热乎劲,腥味显出原形。
 
黑猪三鲜彻底唤起我被肉腥支配的恐惧。混合着浓烈香油的油腻,直冲脑干马上能起妊娠反应。
 
赶紧撕开糖蒜进行急救,4瓣清流吃完意犹未尽,不是它有多好吃,全靠饺子衬托。
 
号称每只都有虾仁的三鲜,我“很幸运”地吃到了一颗不带虾仁的。 按照49块钱16颗计算,每颗3块钱,没吃到最昂贵的虾仁,我痛心地想报案诈骗。
 
避免浪费,就着醋和油泼辣子吃完了剩下的几个。我妈说过,做饺子最容易浑水摸鱼,什么味道蘸着蒜酱辣椒都能咽下去。  
 
黑猪系列为本次试吃划上糟心的问号,这251块钱花的值吗?
 
我想起钟薛高创始人林盛的名言,“你不能想喝老母鸡炖的汤,却用鸡精的价格要求我。”  
 
翻译过来就是:便宜没好货,嫌贵不要吃。  
 
这顿速冻水饺花了老母鸡的价钱,我只喝到一嘴高级鸡精。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把剩下的饺子煮好,带到办公室品鉴。毕竟不能因为一个人的口味否定251元的努力。 
 
听闻一个6块钱,同事们不敢靠近,这稍不留神就吃进去两杯喜茶啊! 
 
干贝韭菜味直接劝退了快要窒息的妹子。另一个妹子豪放地连吞好几个,我问能尝出来是什么馅吗?她回忆了半天,“就肉馅啊!”     
 
“咋说呢,这个价格好凡尔赛啊,皮是不错但味道挺普通的。”
 
我继续追问,好吃吗?感受到那股与众不同的气质了吗?
 
同事喝了口茶,结束了这场尴尬的豪华早餐试吃:速冻饺子好像都这个味吧!  
 
二、贵妇雪糕的套路,速冻水饺能用吗?
  
钟薛高做网红雪糕,我是佩服的。把奶棒卖到哈根达斯的价,还能卖出天猫销售额第一,颜值、创意、好吃,还有冷链运输、代工厂品控、渠道选择,一步也没走错。
 
“厄瓜多尔粉钻”一战成名,据说是用了稀有名贵的粉色可可粉,限量发售,66块钱一根,10万根18分钟售罄。  
 
林盛小时候觉得“吃一根2分钱的冰棍就是一种犒赏”,所以他想把冰棍变成舍得花钱舍得享受的当代年轻人的犒赏。
 
丝绒可可、加纳黑金、手煮茉莉、冲屿海盐,走的都是异域风情、奢华休闲路线。
 
和泸州老窖和马爹利玩跨界联名的“断片”雪糕掐住微醺时代的脉搏,出圈的话题点有了,抢到的都是吃货行家。
 
吃完晒图之后,通常大部分人感叹“除了又贵又小,别的没毛病”  ,甚至一度深陷自责“都是我的错,等我变成富婆,一定回购你!”  
 
口味清奇、定位高端、颜值上镜,这个网红打法放在速冻水饺身上还行得通吗?  
 
速冻水饺做网红,可能走的就不是小红书名媛风而是快手老铁豪放派,大蒜辣椒是神仙伴侣,双击666量大管饱。
 
好看好玩的甜品谁都想秀一下,钟薛高和AD钙奶联名后能在朋友圈刷到不少怀旧文案。或者以蓝天白云草地为背景板,晒18块钱一根雪糕是小清新的夏日情趣。  
 
如果拍张速冻饺子,估计只有我妈能点赞:姑娘大了,自己都会包饺子啦!
 
吃速冻饺子最能感同身受的场景,是在出租屋的私人空间:只想赶紧趁着热气大快朵颐,被呛嘴刺鼻的酱油醋辣椒面大蒜冲散疲惫,吃完咂摸嘴剔剔牙,打个心满意足的韭菜嗝。
 
中华饺子还没演化到让年轻人拿来当社交货币的阶段。  
 
钟薛高在小红书上的种草玩法和完美日记、元气森林异曲同工; 
 
理象国水饺主打的高奢路线,煮出来却贵贱难辨。  
 
要晒出6块钱一颗的贵气,必须配上讲解:糙米喂养的鸡如此嫩滑,香格里拉的松茸又大又圆,估计会被当成微商然后残酷拉黑。 
 
小红书网红带货都是满满的违和。你愿意相信玻尿酸姐妹聚会,是在蒂芙尼下午茶上争奇斗艳,还是在精心摆盘的速冻水饺前拍照留念?
 
贵妇吃雪糕可以,怎么可以吃速冻水饺? 
 
买冰淇淋和速冻水饺的心理活动是不一样的。“18块钱的雪糕比较容易决策,但98块钱的水饺会犹豫不决。”   
 
速食存在的意义,在于给年轻人一次划算的偷懒:比外卖便宜点,比做饭更便利。     
 
对于把速冻水饺当刚需的普通人来说,高端可以但没必要。 “我不期待它有多网红、包装多精美,好吃实惠就行。”
 
钟薛高的水饺把高级食材作为品牌溢价的说辞,但98块钱都能买一顿三菜一汤的豪华午餐了。 
 
“速冻水饺做成什么味都差不多。”     
 
在没吃理象国之前我还半信半疑,吃完这个“饺子界天花板”后终于明白这是一句真理。
 
小红书美食KOL把理象国做成酸汤、咖喱、煎饺、麻辣,不论是黑猪肉还是走地鸡,最后都变成流水线工业化产物,然后做成根本尝不出来是什么味道,贵妇价也就撑不起标榜原料高端的差异化。  
 
最重要的是在中国消费者眼中,饺子只有“家里的”和“外面的”两种味道。   
 
吃饺子的仪式感从来不在于食材高级、包装奢华,而存在于逢年过节的团聚场景,或者承载的家庭记忆。
 
思念因为“每逢佳节倍思亲”,湾仔码头自称是“独属于妈妈的味道。” 
 
“理象国虽然比其他速冻水饺好很多,但和自制成本或者店内产品比,价格劣势太明显了。  
 
对于打工人来说,这的确是最奢华的享受,但对于随时能吃到老妈包的饺子的我,我已经到达了理想国。”  
 
一个买家如此总结。
 
钟薛高磨刀霍霍地拿着雪糕模板,入局速冻水饺。说明它急着抢地盘了,着急出圈,着急找新赛道,收割同一波年轻人,复制下一个成功。  
 
网红品牌最怕被人忘记,就像一位钟薛高渠道商所说:
 
“年轻人虽然喜欢标新立异,但对品牌没有忠诚度,你不持续擦亮话题,他们立刻掉头而去。”
 
在高端冰淇淋上吃到甜头,钟薛高要在速冻水饺上继续吃“高端”的红利。  
 
但现在理象国只有贵,没有新。
 
我还记得第一次吃钟薛高时的惊喜。
 
当时状态非常消沉,结果被雪糕棍上“黑尽处有光,苦至极方甜”的文案戳中,18块钱花得舒心。 
 
251块钱的理象国,完让人想听网抑云“好惨,吃个饺子都被收了智商税。”   
 
如果能在速冻水饺里吃出幸运币、小纸条,或许能被骗得开心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