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茶饮十大品牌都有谁?

分类栏目:石占小吃培训 > 石占学院 > 前沿资讯 >

餐饮品牌观察

  8月13日,在“2020中国餐饮营销力峰会暨中国餐饮(品类)十大品牌颁奖盛典”上, “2020中国餐饮(品类)十大品牌” 正式揭晓。
 
  2020中国茶饮十大品牌都有谁?目前茶饮市场现状如何?未来,又有哪些新趋势和玩法?一起来看看。
 
  如今,茶饮成为当下餐饮行业最热门的赛道之一,吸引了众多跨界巨头纷纷入场。前有王老吉推线下茶饮品牌,后又有湊湊、小龙坎纷纷开出自己的独立茶饮门店,连太二也推出了茶饮产品,甚至连娃哈哈都开起了线下茶饮店……
 
  茶饮江湖跨界者云集,他们看中的无非是茶饮品类的巨大市场空间。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表明,2019年中国现制茶饮的潜在市场规模应在400-500亿元,中国现制茶饮市场的空间在千亿元左右。   
 
  一杯小小的茶饮竟支撑起了近千亿的市场规模,一批茶饮品牌得以崭露头角。可茶饮江湖向来风云诡谲,竞争已成白热化,稍有不慎便会被淘汰出局。如今疫情突袭,加上越来越多的跨界者抢食,茶饮品类的发展走势将变得更扑朔迷离。茶饮江湖,到底谁将一主沉浮呢?
 
  一、2020中国茶饮十大品牌,下沉市场品牌势头正盛  
 
  在“2020中国茶饮十大品牌”中,喜茶、蜜雪冰城、奈雪的茶占据榜首位置 ,喜茶喜提第一,而CoCo都可、1點點、茶颜悦色、书亦烧仙草、古茗、益禾堂、甜啦啦紧随其后。
  
  跟去年的榜单相比,今年的十大品牌加入了茶颜悦色、书亦烧仙草、古茗、益禾堂、甜啦啦等新面孔 。从上榜的品牌来看,喜茶、奈雪的茶等头部品牌实力不凡。今年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投后估值或将超过160亿元的喜茶,近来更是动作频频。先是推出子品牌喜小茶,然后又有零售饮品面世。奈雪的茶也于近日开出日本首店加快了出海的步伐。
 
  从门店规模来看,上榜的茶饮品牌门店数都不少。譬如蜜雪冰城门店已经破万,而书亦烧仙草、益禾堂等品牌的门店数亦达到了数千家,而喜茶等品牌也开出了几百家门店。
 
  从发展路径来看,上榜茶饮品牌的发展路径大致有三种。
  第一种显然是奈雪的茶、喜茶这样以一二线城市为主战场、选址购物中心为主、门店规模较大成本较高、坚持直营模式、一杯茶售价会超过20元的行业头部品牌。        
  第二种则是区域市场或者下沉市场头部品牌,主要价格区间在20元以下、选址更为灵活、大部分为直营,比如茶颜悦色等。
  第三种则是蜜雪冰城、甜啦啦这种以广泛加盟、门店数以千计为标志的小店模式,门槛较低,但发展很快。
 
  前些年,在一二线城市拓展的品牌更为瞩目,如今在三四线等下沉市场发展的品牌同样受到了关注。比如第一个突破万店的茶饮品牌蜜雪冰城今年风光无限,火成城市地标的茶颜悦色品牌势能亦是不可小觑,开始把门店开到了武汉,甜啦啦的发展势头也比较猛。
 
甜啦啦
 
  甜啦啦从三四线城市快速崛起,凭借高性价比在5年内拓店2800+家,成为茶饮市场又一个瞩目的品牌之一。2019年年底,甜啦啦首次明确了奶茶&冰淇淋双品类赛道策略,以酸奶冰淇淋产品拉开与同类品牌的差异化。基于此策略,甜啦啦的发展势如破竹。自疫情稳定,各地有序复工以来,甜啦啦每个月的集中开店数量都保持在100家以上的高密度打造品牌护城河。
 
  二、透过榜单看茶饮江湖的风云变幻  
 
  近年来,茶饮一跃为全民关注的爆红品类,茶饮赛道市场规模和门店数量一路狂飙猛涨,一批批茶饮品牌脱颖而出,催生出了这个市值近千亿的巨大市场。
  
  1、资本争抢的香饽饽,营销是爆红的推手  
  茶饮市场成为近年来的投资新风口,一批有潜力的优质茶饮品牌成为资本竞相追逐的对象。据统计,2017年新式茶饮行业融资金额超过13亿人民币,2018年全年共发生融资超过16起 。                   
  此外,如今的茶饮品牌大多擅长营销 。通过多样化的营销手段,譬如饥饿营销、排队营销等来维持高曝光和多流量。营销手段的合理使用,能让一个初出茅庐的茶饮品牌一炮而红,可是因为茶饮品类的壁垒相对薄弱,若是后续品牌运营能力和产品研发能力跟不上的话,就很容易高开低走,甚至被KO出局。2018年爆红的答案茶就是典型的案例,到如今俨然已经销声匿迹。
 
  2、下沉市场增速喜人  
  据美团数据显示,一线城市茶饮店数量近两年内的增长远不及其他低线城 市,三线及以下城市新式茶饮店比两年前增加了138%,而在二线城市、新一线城市和北上广深,增幅分别是 120%、96%和 59%。由此可见,目前一线城市茶饮门店经营趋于成熟和饱和,要想拓展规模,下沉市场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扎根一线城市的头部品牌最多也不过500家店,但是在二三线及以下城市拓展的品牌门店则多达数千家,诞生了茶饮行业中无数隐藏的行业大佬,如蜜雪冰城、书亦烧仙草等。
 
  3、细分化、零售化蔚然成风
  茶饮行业的细分化趋势明显  。深挖烧仙草赛道的书亦烧仙草在竞争如此激烈的茶饮品类中强势突围而出,7分甜聚焦杨枝甘露掀起了甜品杯装化的潮流,这些都再次证明了茶饮细分化是大势所趋。
  此外,在疫情突袭的当下,品牌都在思考新的消费模式和渠道,周边产品的热销让品牌看到了零售化的市场潜力 。喜茶、奈雪的茶、茶颜悦色等已经开始了零售产品的布局。除了在线下门店先后推出零售商品,在线上的较量也早已拉开了战局。
  线上渠道,奈雪的茶、喜茶、茶颜悦色等纷纷在天猫开起了旗舰店;线下渠道,喜茶算是一个零售的积极探索者。先是推出“喜小茶瓶装厂”,首款瓶装NFC果汁在喜茶内地门店全面上市,随后,“喜小茶瓶装厂”的汽水也开始上市。
  这系列汽水不仅在北上广深的喜茶门店出售,它还首次进入了外部渠道:广东地区7-Eleven、江浙部分城市的全家便利店以及盒马位于上海和广东的门店。
 
  4、同质化严重,山寨泛滥成灾  
  产品创新不足、同质化严重  始终都是这个蒸蒸日上的品类最大的痛点。
  随着40几万家茶饮店挤在同一赛道,产品以及品类中可创新的点越来越窄,茶饮产品也只是在奶盖茶,水果茶,珍珠奶茶的基础分类上进行延伸,并且饮品配方难以申请专利,导致同质化问题也越来越严重。
  而山寨问题也始终是困扰茶饮品牌的头号难题。从珍珠奶茶烂大街,到贡茶、皇茶们李鬼李逵真假难辨,再到答案茶、鹿角巷山寨成风,山寨现象屡禁不止。
  今年最为轰动的茶饮圈山寨纠纷事件就是茶颜悦色被有着近似店招和产品系列的“茶颜观色”起诉侵权,简直让人大跌眼镜。去年下半年刚刚被周杰伦带火的品牌“麦吉machi machi”,听说在全国的山寨店也已经达到200多家。
  备受山寨困扰的茶饮品牌们,只能不断创新不断夯实根基,以便更好地在茶饮江湖立于不败之地。
 
  四、后疫情时代,茶饮玩家如何再战?  
 
  茶饮市场瞬息万变,稍不注意,可能就会被同行碾压甚至淘汰出局。如今,突如其来的疫情更会加速市场洗牌。在当下不确定的时局下,茶饮玩家们奋战的正确姿势是什么呢?
 
  相比线下门店的贴身肉搏,线上外卖的竞争态势要相对缓和很多。很多品牌一开始都没开通外卖,喜茶、奈雪的茶早期也是拒绝开通外卖的。但是近年来,随着线下堂食竞争的加剧以及外卖市场需求的日益增长,很多茶饮品牌也纷纷开启了外卖服务。
 
  据CNNIC(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表明,截至2020年3月,中国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3.98亿,占网民整体的44.0%。 同时,美团数据显示,2018年美团外卖订单中,茶饮占据2.1亿单,销量远高于咖啡,甚至比肩可乐。
 
  尤其是疫情的到来,让线下堂食受到致命冲击,外卖就成为很多茶饮品牌填补亏空的有效手段。头部品牌也纷纷发力外卖市场,逐渐重视培养用户线上成交习惯,使得线上外卖的竞争变得更为激烈。
 
  1、零售化+私域流量的构造蔚然成风  
  在整个新式茶饮进入了红海竞争阶段之后,品牌开始瞄准新的流量入口,从喜茶、奈雪的茶的布局来看,接下来品牌之间的较量开始向线上渠道延伸。
  线下线上同步推进是大多数茶饮品牌的共识  。线上渠道可以带来跨越时间、空间地域障碍的销售扩展。一方面减少了房租、配送等成本,另一方面,通过线上渠道可以打破不可控的界限,对于一些还未布局到的地区,实现推广和扩展产品的销售。
 
  2、下沉或将成大势所趋  
  新茶饮的发展曾经是“去中间层”,一方面是强调品质和体验的中高端路线,专注于一线城市与新一线城市拓展;另一方面则是更加强调方便快捷和性价比的街边路线,很多品牌都有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开店。两者之间在价格和定位上出现明显的区隔,且井水不犯河水。
  可随着竞争的加剧,这两者的区隔已经越来越小,下沉或成大势所趋。一线城市与新一线城市市场趋于饱和,“小镇青年”消费力正在崛起,下沉市场反而潜藏着更大的机会。目前来看,随着北上广深和一线城市的市场接近饱和,头部品牌也在着手准备开拓下沉市场, 可以预见未来下沉市场或将会是新式茶饮品牌拓展市场的新方向。
 
  茶饮江湖从来不缺一夜爆红的奇迹,这也是为什么众多玩家抢着入局茶饮赛道的原因。可是在茶饮竞争日益白热化的今天,如何摆脱同质化竞争的艰难局面,趟出一条通向茶饮巨头的新路子来,恐怕是茶饮品牌们都在思考的问题。